胖熊NET,有趣实用的生活常识!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手机版

胖熊NET!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 情感

10元店,五元十元店

时间:2024-05-13 10:38:01人气:86作者:用户投稿

10元店

以一个100平米的十元店为例,如果日均客流量五十人,人均消费三十元,日营业额就是一千五百元,如果单品利润率按百分之四十计算,日毛利润为六百元,月毛利润也就是将近两万元,扣除月房租、水电等开支,月净利润大约是一万多元,正常情况下,店铺位置越好,客流量越多,十元店的利润也就越多。当然,具体的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十元店的商品全、质量好、价格低、备受追捧,其投资前景可期,它的利润是十分可观的。

五元十元店

“十块钱买不了吃亏,十块钱买不了上当。

”这个时代,“十块钱”似乎在重塑人们的消费观。

在线上,九块九包邮,是一个颇有魔力的口号,成为电商平台们的获客手段;在线下,诸如名创优品、满库这样的十元店们也开始高速扩张。

十块钱的低价效应,也带来了亮眼的营收数据,今年9月15日,被称为“十元店之王”的名创优品,其中期业绩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177.2%;主打便宜的拼多多,更是在2023年Q1,实现了净利润81亿,同比增长高达212%。

数据背后,一个低价格零售时代正在来临。

在大吵中,他脱口而出这七年来被压抑的心声。

这与纪胜秋的十元店生意越来越火有关。

因为生意越好,她就越忙。

这家满库十元店开在山东潍坊的步行街,此时正是开学季,店里经常挤满顾客,大多是年轻人。

每天,她都要忙到晚上11点,甚至更晚。

连吃饭都是奢侈,“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就好像过年一样”。

“十块钱买不了吃亏,十块钱买不了上当。

”这句话在中国,相信所有人都不陌生。

顾名思义,在纪胜秋的十元店里,任何东西都是十元,从项链、耳钉、帽子、墨镜,到挂件、玩偶、摆件、化妆品,再到美妆护肤生活用品,几乎覆盖了生活的各个方面。

十元店的火爆,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

如今,她们家房子的首付,就是靠着十元店攒下的。

说起这个,她颇为自豪,“我不愿意花他的钱”。

但老公却希望她能“相夫教子”,把重心放在家里。

双方经常为此吵架。

这种争执,某种意义上,是十元店这种业态再次火起来的注脚。

这年头,尤其是过去几年,坚持不下去的小店太多了,但纪胜秋觉得自己很幸运,选了十元店,所以能活下来。

其他类型的店或许就没这么幸运了。

从她的店往前走几步路,是一家烤鱼店,它从疫情前的两层门面,到现在只剩一层,员工被辞退了一大半,主厨现在天天都在街上发小广告。

▲ 图 / 视觉中国危机中常常蕴含着一线生机,而纪胜秋的遭遇也并不是孤例。

距离纪胜秋的十元店约200公里外,在山东泰安,何佳佳的十元店生意也越来越火爆。

作为店长,她亲自举着喇叭吆喝:“十元满库,全场十元……”吆喝声之大,盖过了街道的喧嚣。

“全场十元”似乎是有魔力的四个字,无论是年轻人,挽着胳膊的夫妻,还是推着婴儿车的宝爸宝妈,都有可能成为这家绿色招牌十元店的潜在顾客。

何佳佳记得生意最火爆的那一天。

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阵雨之下,那天,十元店里所有的雨伞被一抢而空。

在她的店里,雨伞不会加价,依旧是十元一把。

货卖空了之后,“没办法我只好冒着雨,骑着电动车,赶往其他分店紧急借雨伞,再运回来接着卖。

”那天她有些狼狈,但她讲述这些的时候显得很高兴。

以何佳佳所在的山东泰安为例,如果你真正地来此地看一看,可能会惊讶于这里十元店的数量——在这个人均GDP排名在山东中等水平的三线城市里,一共开出了3家名创优品、5家满库十元店、2家“那只猫的口袋”五元店,以及9家杂牌两元店。

这还只是泰安市区里的数量,并不包括下辖的县城。

而泰安市里十元店的数量之多,也侧面证明十元店这种模式的火热。

如果人们发现一种商业模式有效,常常会反复投资,而在泰安,何源自己一个人就开出了四家十元店。

七年前,他开了第一家十元店,后面越开越多。

尤其是在疫情时,大部分人选择关店,他反倒是又把十元店开进了市区里的新商城中。

“虽然疫情期间的营业额和人流都大大减少,但还算干得下去。

”何源说。

如今,疫情过去,四家十元店的正向流水,也印证了他的选择。

野草的生命力如果把投入大、客单价高的店铺比作精致的盆栽,那么十元店则更像生命力旺盛的野草,它在恶劣的条件下也能存活。

而一旦环境变好,野草则会长得更茂盛。

纪胜秋在山东潍坊开了七年的十元店,熟悉这里的消费水平,她常常喜欢把潍坊谦虚地称作是 “小县城”。

对于这里的消费趋势变化,她极为敏感。

比如,现在她就发现,如今的人们更倾向于非必要不花费。

“虽然下馆子可以通过团购和优惠券得到一个便宜价,但是,这里的人还会考虑他们需不需要,因为自己在家做饭,那岂不是更便宜?能不花的钱尽量不花,这就是人们当下的消费观。

”这种观念也影响着十元店的生意。

去年因为疫情,是小店的至暗时刻,一个半月都处于闭店状态。

“我那时心里承受的压力非常大,每天都很烦躁。

”为了活下去,纪胜秋试着在社交平台上开了个“虚拟十元店”,每天都在上面分享店里的商品。

结果,“没想到有那么多人想要买我店里的东西,尤其是省外一些大城市的人,她们觉得十元相当便宜。

”于是胜秋邮寄给她们,这份额外的收入令她感到惊喜。

来自省外大城市的需求,让她的十元店活了下来。

这也从侧面说明,十元店可以“吃遍”全国。

▲ 图 / 视觉中国而到了现在,大街上的人气恢复了,她也看到了曙光。

每天九点半一开店门,人呼哧呼哧往里面进。

“没人有货愁,有人没货更愁。

”店里商品经常供不应求。

而在中国,如果要说到十元店,那就一定也绕不开“十元店之王”——名创优品。

受到十元店的启发,2004年,有个叫叶国富的湖北人,开了一家叫做“哎呀呀”的饰品连锁店,一度发展到两千多家。

一时间,名创优品几乎是跟日本的无印良品打价格贴身战。

比如无印良品里上百元的杯子、袜子,名创优品里只要十几块到几十块。

靠着性价比,名创优品自2013年成立起迅速扩张,其招股书显示,店里50%以上的商品都是十元,截至去年,名创优品全球门店数量达5440家。

因此,它有了个别名——十元店之王。

而在如今,名创优品又一次迎来了高速的发展。

其用户画像显示,约60%的消费者为30岁以下的年轻群体。

今年9月15日,名创优品发布中期业绩公告显示,其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177.2%,达到了17.69亿元,其年内股价也翻了倍。

但抓住时代机遇的,不只是名创优品一家十元店。

2014年,名创优品正忙着在国内扩张圈地,一年新店的数量是无印良品的十倍以上。

也是在这一年,一个叫于树明的济南人,跑到美国和日本去调研了一圈,在看到了美国和日本的十元店之后,他说自己“不敢嘚瑟了”,日本大阪的七千多平方的“100日元店”大创百货给他留下了极为震撼的印象,回国一年后,他在济南也创办了自己的品牌——满库十元店。

满库十元店,从于树明的大本营山东起,也开始向全国扩张,如今也开出了500家左右。

尤其是山东人,对此一定不陌生。

除此之外,于树明还推出了“那只猫的口袋”五元店,售价更加便宜,也更加下沉。

一名满库推广人员也宣称,今年开店势头很猛,算上五元店,开店数量多达百家。

为什么是十元?纵观国内外,与十元店的模式相似,似乎每个国家的消费者,对于这类店铺,都有着自己的一套心理价位。

在日本,一般开的是“100日元店”;在美国,则是“一美元店”;在英国,则是“一英镑店”。

而在中国,人们更加接受的是十元店。

可以发现,这些金额的价值大致相当。

觉得钱不值钱了——这或许是如今许多人的想法。

人们会问,“如今十块钱还有什么购买力?”但实际上恰恰相反,十块钱能买到的东西相当丰富。

“在开这家十元店之前,我完全不敢相信,成本居然能压到这么低。

”山东潍坊的十元店老板纪胜秋,连她自己都对店里商品的成本价感到惊讶。

不仅便宜,质量也还不错,“虽然只要十元,但质量完全不输给贵的商品”。

追求性价比的人群,喜欢逛这一类十元店,尤其是学生群体,或者刚工作不久的人。

年轻人会买盲盒、水杯、本子、小包,上班族更多的会买一些家居用品,比如收纳框、拖鞋、水杯和防晒帽。

纪胜秋对自己店里的十元凳子很满意,她觉得“没有哪个地方的凳子性价比比我们更高”,一些小公司给员工搞团建,都来她这批量买凳子。

▲ 山东一家满库店里的十元商品们。

图 / 每日人物而名创优品的创始人叶国富,也对十元的定价,有过自己的解释。

为了营造消费者“占到便宜”的感觉,十元属于一个黄金价位。

他曾表示,“要让顾客到你店里想买就买,想用就用,这才是最好的东西,一定要达到这种情况,所以10元是黄金价位,让顾客没有任何压力。

”不光如此,十元这个价位,还方便进行人际口碑传播。

9月初,在山东泰安的满库十元店里,就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22岁的文淼,当时正拽着她母亲往人挤人的十元店里塞,“想让我妈看看我们年轻人都在逛什么,省得她总说我买一堆小首饰乱花钱”。

▲ 图 / 视觉中国她对于“十元好货”这几个字没有抵抗力,但妈妈却不屑一顾,“十块钱能有什么好东西,不想往里挤了,咱还是用点质量好的吧。

”推搡着她就要离开。

但拗不过女儿,文淼拉着妈妈,挤进店里。

妈妈的目光,很快被店里的家用品吸引,她一直想买个衣篓和洗脚桶,可每次去商场里看见都嫌有点贵,觉得不是太有必要。

“家里普通的盆也能洗脚,倒不用非买个洗脚桶。

”妈妈嘴上说着,手里却放不下这个淡绿色的洗脚桶,拿在手里,反复检查,还凑上去,使劲闻了闻有没有劣质的塑料味,企图找出一些质量不好的证据。

“就十块钱,拿着呗。

”站一旁的导购看她犹豫半天,也凑上来介绍。

”文淼直接拉着妈妈去结账,最后,俩人拎着一只巨大的洗脚桶挤出了十元店。

“我妈也就嘴上嫌弃,身体却很诚实。

”文淼挽着她妈妈说。

就这样,十元店又多了一个潜在的客户。

另外,十元这个价位的确定,也与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大家“收紧钱袋子”的时代背景密切相关。

如果参照日本“100日元店”的崛起之路,可以发现,它兴起于上个世纪90年代后半段。

而1990年代,也被称作是日本“失去的十年”。

随着地产泡沫破灭、经济下行,从1991到1993年,日本GDP增速从6%骤降至0.6%,几乎是零增长。

最具消费弹性的中产阶级受损最严重,在缩减支出之后,“100日元店”遇到了黄金发展期。

但十元店这种模式也存在明显的弊端。

首先是由于低价策略,其利润势必会被大幅压缩。

山东一家满库十元店的加盟商对每日人物表示,门店的毛利润在30%左右,但是,如果再扣除运费、房租、人工、破损、水电之后,“净利润就少的可怜,只有10%”。

而这10%里面,公司还要再扣除销售额百分之一的管理费,剩下的才是加盟商得到的。

照此计算,一个月要卖出约一万件十元商品,月收入才会达到万元左右。

这是一个纯靠走量的生意,极度依赖客流,相当于每天需要卖出三百件商品以上。

其次,相当多的消费者对于十元的商品依旧持怀疑态度。

他评价,里面的东西大多是“美丽的废物”,他觉得那些东西买回去也就是放着落灰。

十元战争如今,随着消费者越来越多地把目光投在性价比上,十元店的赛道上竞争也在加剧。

在山东济南历城区的一家商场步行街里,名创优品巨大的红白标志颇为显眼。

在它旁边,不到百米开外,就是一家五元店“那只猫的口袋”,紧挨着的,还有正在装修即将开业的满库十元店。

正如瑞幸咖啡旁边经常会有库迪咖啡一样,十元店与十元店之间,火药味儿也颇为浓烈。

“现在我们店里十元的商品占比能有70%。

”这家名创优品的店长鑫然强调说,“但我们可不(只)是十元店。

”在店内,口罩、袜子、餐具等商品,是十元一件,但是像帽子、墨镜、玩偶、杯子这些,经常是39.9元、49.9元的价格。

十元店的竞争,也催生了形态的分化。

名创优品如今向着更精致的方向在改变。

正如创始人叶国富所希望的那样,“要重视情绪价值”。

如今,名创优品开始大量与猫和老鼠、Hello Kitty等知名IP联名,售价往往也会更贵——比如最近爆火的芭比联名,在名创优品里会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上,一个印着芭比粉红标志的小笔记本要19.9元。

有意思的是,人们过去经常会把名创优品称为无印良品的平替,而现在,连名创优品自己也出现了许多平替者。

大家模式相近,“质优低价”的理念也相同。

按照名创优品2023年的投资政策,加盟商每年需要缴纳1.98万元特许权使用费;而满库则是一次签三年,一共交六万品牌使用费,之后每年交一万。

但无论竞争如何激烈,归根结底,最后都是供应链的竞争。

从这个角度上,中国本土的十元店,在供应链上更有优势。

但凡是像名创优品、满库这样有品牌的十元店,通常都是采用统一供货的模式,相当一部分是直接与工厂合作,另外一部分则会由自有设计师设计,来不断推出新产品,维持新鲜感。

《2023年中国消费者洞察白皮书》显示,疫情后“精细化”成为消费关键词,超过92%的消费者表示自己的消费观念更加保守,需要更精细地规划或减少消费,并有45.6%的00后年轻人表示会尝试产品平替。

但即便如此,只要是十元店,都会遇到一个跨不过去的难题:十块钱,如何真的保证质量?24岁正在读研的艺琴也是满库十元店的常客。

但她也不是什么都买——小项链、小耳钉这类可以买,另外买得最多的则是十元一大包的抽纸。

▲ 图 / 视觉中国“但是有些东西我是不会买的。

”她不会在十元店买的东西,包括所有用在身上的化妆品,香水,甚至是水杯。

“小玩意用用可以,真用在脸上的东西还是算了。

”言下之意,她还是无法完全信任十元店。

不过,根据店员所说,美妆护肤品的销量还不错,尤其是一些中学生和化妆新手,会买这些来低成本化妆品练手。

正如9月中旬的一天夜里,山东潍坊的纪胜秋依旧在自己的十元店里忙碌着。

她下班依然很晚,十元店像冰山一样,横亘在她与家庭之间。

七年来,她把所有心血都投在了店里,她承担了养家的责任,也造成了家人对她的疏远,说起这些,她也很无力。

十元店还能一直火下去吗?她不知道。

“我干这一行都七个年头了,没法再跨到其他行业了,别的我啥也不会,真的。

”“所以我可一定不能失去工作啊。

”她最后说。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123@。cc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