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熊NET,有趣实用的生活常识!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手机版

胖熊NET!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 教育

dnf暴风前夕

时间:2024-03-08 10:12:02人气:64作者:用户投稿

这是暴雪嘉年华2017的现场礼品袋中开出的官方小说《风暴前夕》的序章预览,英文版由wowhead发布,麦德三世将其翻译为中文。

基兹格·鸣笛站起身来舒展了下腰身,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就好像自己已经在这蹲了有一百年了。他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环顾了一下四周,瞥了眼刺目的太阳,然后用沾满汗水的毛巾擦拭了一遍自己的光秃秃的脑袋。这里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虫子,当然,沙子也到处都是。两者都会时不时地钻进他的衣服里——就像昨天那样。

希利苏斯这地方真他妈烂。

“金克谢?”他跟自己的搭档打了声招呼。

“嗯?”金克谢正用分析机4000检查一块浮石,他瞧了眼读数,摇摇头,打算再试一次。

“我讨厌这地方。”

“真的嘛?可它从没说过你的坏话啊。”矮小的地精狠狠地拍打了一下设备。

“哈,你还挺风趣。”基兹格酸溜溜地说,“我认真的,”

金克谢叹了口气,疲惫地走向另一块石头继续他的扫描:“谁不讨厌这地方啊。”

“我说真的。这地方不适合我。我以前是在冬泉谷干活的,我喜欢滑雪,喜欢一边烤火一边唱歌。”

金克谢不以为然地瞥了他一眼:“那还真烦劳你千里迢迢跑来这地方打扰我清静。”

基兹格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还不都因为鲁尼克斯——你看,我以前在她的供矿店里打工,负责给偶尔来我们永望镇的客人当向导。那会和我鲁尼克斯……那啥。”他露出了怀念的笑容,但很快就转为一脸愠怒,“可她抓到我跟嘎嘎幽会以后就跟我翻脸了。”

“嘎嘎,”金克谢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那个名字,“有趣,鲁尼克斯会因为你找了个叫嘎嘎的小三跟你翻脸,还真是不可理喻哈。”

“干嘛啦?你听我说,那里可冷了,男人总得要准备几个温暖的港湾,你懂吧?虽说结果那儿的气氛变得比这里大中午还热了。”

基兹格叹了口气,把厚重的设备袋子扛到了自己肩上,一路把它拖到了还在想办法获得良好读数的金克谢身边。他把袋子抛在地上,袋子里那些精密仪器冒出了危险的撞击声。

“我讨厌沙子,”他继续说道,“我讨厌太阳。我还特别特别讨厌虫子。我讨厌小虫子,他们会爬进你的耳朵和鼻子里。我讨厌大虫子……因为他们是大虫子。谁都讨厌大虫子,全民公敌,不是嘛?我尤其讨厌这里要晒死人一样的太阳。”

“你说了两遍讨厌太阳。”

“对对,可我……”

金克谢突然僵直了身子。他瞪圆了粉红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的分析机。

“我就是想说……”

“闭嘴,你这烂货!”金克谢打断了他。然后基兹格的眼睛也没法从设备上移开了。

太疯狂了。

分析机的指针混乱地来回跳动,顶部的状态灯发出急促而紧张的红光。

两名地精彼此看了一眼。“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金克谢的声音激动地发颤。

基兹格无法抑制地咧开嘴,他那口参差不齐的黄牙几乎全部暴露了出来。他左手抱拳,重重地敲在了右手的手掌上。

“这意味着,”他说道,“该除掉竞争者了。”

----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银月城的前游侠将军,被遗忘者的黑暗女王,部落的大酋长,对被迫来到奥格瑞玛现眼十分不满。她想回到幽暗城,她想念那里的阴暗,那里的潮湿,那里让她心安的寂静。就像在墓地中长眠——她阴暗地想到,但她必须控制自己不露出笑容。这样的思绪几乎立刻就消失了,她想起眼下的事,继续不耐烦地在格罗玛什要塞的大酋长王座后面踱步。

就在短短几年前,为了纪念诺森德之战的结束,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曾在奥格瑞玛发起过一场庆功会——那时他还不是大酋长。当时给所有自愿参加的老兵准备了一场游行,他们通过的道路铺满了进口的松枝,游行结束后举办了盛大的宴席,宴席上还颁发了各种奖品,全城的酒馆都对曾为部落而战的勇士们免费开放。

那是无谓的挥霍和开销,更何况希尔瓦娜斯本人对重复加尔鲁什的做法向来持抗拒态度。那个兽人既野蛮又傲慢,还特别冲动。希尔瓦娜斯恶心他好久了。在加尔鲁斯被捕受审后,她甚至还暗地里策划过行刺他(可惜未能成功)。他用法力炸弹夷平塞拉摩这一决定让许多软弱的种族良心不安。但对希尔瓦娜斯来说,问题仅在于他行动的时机。

加尔鲁什最终还是被干掉了,这点希尔瓦娜斯十分欣慰,但她仍很遗憾自己没能亲手了结他的性命。

兽人的领袖瓦洛克·萨鲁法尔、牛头人的酋长贝恩·血蹄,他们对加尔鲁什也都没什么好感。但他们仍要求希尔瓦娜斯出席这次庆典,并至少做出一些姿态来纪念战争的终结。部落的勇敢的儿女们挥洒热血,将这个世界从毁灭了无数星球的军团手中拯救了出来——而它正是你所带领的部落。年轻的牛头人如此言道。这几乎已接近于对她的责难了。

希尔瓦娜斯又想起萨鲁法尔那露骨的……警告?威胁?你领导的是整个部落——兽人、牛头人、巨魔、血精灵、地精,还有被遗忘者。不要忘记这一点,否则,他们可能会忘掉。

兽人,我会记住的,想到这,她生起一股怒意,是你这句话。

她尖锐捕捉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她停下了下来。硝化的皮质隔帘被掀了起来,她等的人来了。

“你来晚了。要是再过一刻钟,我就要在没有我的勇士陪伴的情况下出行了。”

他鞠了一躬,“请见谅,我的女王。我之前在忙您所吩咐的事,花的时间比预计的要长了些。”

她没有带任何武器,但他带了一把弓和一袋箭。他曾是史上唯一的人类游侠,拥有最佳的射技。(译注:此处大妈又制造了一个bug:纳萨诺斯是唯一的“人类游侠领主”而不是唯一的“人类游侠”)由他来担任希尔瓦娜斯的伴护不是没道理的——但这当中还有着其它的理由,那些理由深植于遥远的过去:那时,他们在美丽而光明的日光下携手,为美丽而光明的事物而战。

然后死亡吞噬了他们,无关乎他们是人类还是精灵。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是光明而美丽的了,而他们曾共度的过往也早已变得模糊而黯淡。

但并非一切都彻底地消失了。

在希尔瓦娜斯被复生为女妖之际,她绝大部分温暖的感情都已经被抛在了身后,唯独愤怒依然保持了它的热量。但在这一刻,她感到自己的怒火消融了,她永远无法在纳萨诺斯·马略斯——如今的“凋零者”面前保持愤怒。更何况他是因为执行她的指示而迟到的——凋零者奉她之命回访幽暗城,只因她的职责要求她长期滞留于奥格瑞玛。

希尔瓦娜斯想要握住他的手,但满足于只是对他和善地笑着:“无妨。告诉我那边情况如何。”

她本以为对方会提及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然后再次重申被遗忘者对黑暗女王的忠诚。但这次不同,纳萨诺斯皱了皱眉:“情况……有些复杂,我的女王。”

她的笑容消失了。幽暗城的情况能有什么“复杂”的?这座城市属于被遗忘者,而他们全都是她的臣民。

“人们非常想念您。”他说道,“尽管许多人为部落的大酋长是被遗忘者而骄傲,但也有些人觉得您忘记了谁才是您最忠诚的子民。”

她大笑,笑声中没有丝毫的幽默:“贝恩和萨鲁法尔等人怪我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关注。而我的人民却说我关注他们过多。不管我做什么总有人反对。这种位置谁还坐得下去?”她摇了摇毫无血色的脑袋,“诅咒沃金和她的洛阿。我本该坐镇于阴影中,简单而高效地行事,而不是像这样成天给人质疑。”

只有在那些地方,我才能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

她未曾想要过这个位置,在针对那个死不足惜的前大酋长地狱咆哮的审判中,她明确告知过那个巨魔沃金这一点。她喜欢自己的权力、控制力和隐匿的一面。但在他临死前,沃金,部落的领袖,却下令让她做完全相反的事情。他所崇拜的洛阿给他看了什么幻象。

你必须从阴影中走出来,担负领袖的责任。

你必须成为大酋长。

沃金曾是她尊重的人,尽管两人会时不时地发生冲突。他没有绝大部分兽人领袖那种标志性的粗鲁个性,她真心为他的陨落感到遗憾——不仅仅是因为他丢到自己头上的责任。

纳萨诺斯是个聪明人,他并没有打断她的思绪。她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对方是纳萨诺斯,敢于在权力面前说真话,而她赞赏这一点。“继续。”

“就他们的观点来看,”黑暗游侠继续说道,“您是幽暗城的一部分。您造就了他们,您尽心延续他们存在,您是他们的一切。您荣升大酋长一事过于突然,而您所面对的威胁过于庞大,也过于紧张,使您没能分心关照他们。”

希尔瓦娜斯点了点头。她认为自己可以理解这一点。

“您留下了权力的空隙。而这个空隙需要有人填补。”

她睁大了鲜红的眼睛。他是在说政变吗?黑暗女王的思绪闪回到了数年前瓦里玛萨斯的那次叛变——她曾以为那个恶魔只会听从她的命令,但他却与那个忘恩负义的被遗忘者药剂师普特瑞斯为伍,普特瑞斯开发了一种对生者和亡者都能起效瘟疫,甚至差点害了希尔瓦娜斯的性命。最终,他们经历了血腥的战斗才夺回了幽暗城。但这次不同,尽管让她回想起了那次叛变,她知道同样的灾祸若真的再次发生,她忠诚的勇士便不会用如此平淡的语气来谈及它。

纳萨诺斯一如既往地读出了她的表情,他加快了语调以图缓解她的忧虑:“一切都还正常,我的女王。但在失去了一个强大的领袖后,您的臣民们组建了一个领导集团来解决城中居民的需求。”

“嗯,我知道了。一个临时组织。也不是……没法理解。”

“他们自称为凄凉议会。”他的语气再次陷入了犹豫,“我的女王……有一些关于您在这场战争中所行之事的谣言。其中一部分还是真的。”

“他们得知了我为延续他们存在而作的努力。可惜的是,他们多半也得知了吉恩·格雷迈恩毁掉了他们的希望。”

她曾经乘坐她的旗舰风行者号前往破碎海滩的风暴峡湾,以搜索更多能够复生死者的瓦格里——而这是希尔瓦娜斯目前唯一知晓的创造更多被遗忘者的方法。“我差点就能奴役了女神艾尔。她能供给我无穷无尽的瓦格里。而我的人民将再也不会经历死亡。”她顿了顿,“本来可以这样的。”

“那……正是问题所在。”

“别绕圈子,纳萨诺斯,有什么就直说。”

“您打算赐给他们的东西,他们并不都是很想要。我的女王。许多议会成员对此持保留意见。”纳萨诺斯试着挤出一个笑容,尽管他的面孔依然是死人的面孔,但因为某个由她所授意的仪式,因而比别的被遗忘者保留得更为完好,“这正是你给他们自由意志所导致的风险。他们现在有了反对的自由。”

她苍白的双眉可怕地拧了起来。“那他们是想被灭绝,是吗?”她吼叫道,怒火在她体内燃烧,“他们是想要烂在土里?”

“我不知道他们的诉求,”纳萨诺斯平静地回答道,“他们想要与您对话,而不是我。”

屋外传来了长矛的末端顿在石质地面所发出的声音。希尔瓦娜斯闭上了眼睛,试着取回耐心。“进来,”她喊道。

要塞中的一名兽人卫兵遵从命令站到了隔帘下,他碧绿的脸上毫无表情。“大酋长,”他说道,“是时候了,你的人民在等你。”

你的人民。不,她的人民远在幽暗城之中,并用着她的恩赐——他们的存在和他们的自由意识——在召开着议会,还想着拒绝这些恩赐。

“我马上就出来,”希尔瓦娜斯道,为免卫兵没能理解她话语背后的含义,她加了一句,“退下吧。”

兽人敬了个礼并退下了,任由隔帘落回原处。

纳萨诺斯安静地等待着她的指令。她知道他会遵从她的一切指令,她可以当场下令让一支由非被遗忘者所组成的作战部队开往幽暗城,取缔那个不知感恩的议会。但尽管这样的想法让她满意,她知道这一举动并不明智。她需要了解更多——更多的情报——才好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这个问题暂时先放一放,”她说道,“我还有另一件事想和你讨论。”

“如女王所愿。”纳萨诺斯回应道。

----

队伍已经整装待发。经希尔瓦娜斯的事先关照,没有人会将它称为“游行”,以免让他们对加尔鲁什所提倡的那种奢侈活动有所期待。瓦洛克·萨鲁法尔在要塞的大厅中等着她,身边还跟着一名从老兵中挑出来的荣誉卫兵。希尔瓦娜斯将乘着她的骸骨战马绕城一圈,部落各族的领袖会在沿途加入他们的队伍。对于那些领袖,她一概没多少好感,但却对瓦洛克·萨鲁法尔有着起码的尊重。他睿智、强大、勇猛……而且,像贝恩一样,忠诚。但这个老兽人的眼里总会有什么东西会激起她的警觉——她知道自己若是越过了某个坎,这个萨鲁法尔便可能挑战她,甚至反对她。

那样的眼神在他上前问候她时也同样显露了出来。他直直地与她对视,甚至在他弯腰鞠躬,并退开一边让她通过时也没移开过目光,直到跟上她继续前进。

正如其他的领袖也将会做的那样。

希尔瓦娜斯对他点了点头,向着一旁等着她的战马走去。待乘上坐骑后,她向着填满了奥格瑞玛街头巷尾的庆祝者们挥手致意。他们欢呼着向她挥手,迅速地融入了欢庆的气氛中。

希尔瓦娜斯不会天真到以为自己在这里也广受欢迎。何况对她而言,她对部落这个整体也没有什么兴趣——尽管她花了不少表面功夫来掩盖她内心的这种情绪。她领导着部落赢得了一场看似毫无胜机的战争,因此目前就表面上看,部落的成员都紧密地团结在了她的周围。

很好。

纳萨诺斯骑着马在她身边护卫,随后是萨鲁法尔和他的荣誉卫兵。在要塞外烟尘遍布的路面上,一支由血精灵和当地的被遗忘者居民组成的队伍在迎候着他们。

这些血精灵都身着华丽的制服(颜色是预料之中的红色和金色)。他们的队首正是洛瑟玛·塞隆,他骑着饰有红色羽毛的陆行鸟,不卑不亢地与她对视。朋友,他们曾是这样的关系。在她还是高等精灵的游侠将军时候,塞隆正是她的下属。他们曾是战场上的同志,正如与她同行的那位勇士一样。但纳萨诺斯——曾经的人类,如今的被遗忘者——至今仍保留了对她那坚定不移的忠诚。但塞隆——希尔瓦娜斯知道,他的忠诚仅限于他的人民。

他的人民,曾经和她是一样的。但再也不一样了。

部落的众多领袖们没有人真心欢迎她当大酋长。但他们还是都接受了。希尔瓦娜斯不清楚这种状况能持续多久,她又能控制他们到什么程度。

塞隆微微颌首。至少他眼下会臣服于她。希尔瓦娜斯不喜言辞,也便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被遗忘者的队伍。他们站直了身子,一如既往地耐心。至少在这座部落的都城,他们是她的子民——而不是倒向那个自怨自艾的所谓“凄凉议会”。

她不能在这里显露出偏爱,因此也对他们点点头——施予她对塞隆以及辛多雷同样的待遇,然后便驱使坐骑缓缓地通过城门口。血精灵与被遗忘者跟上了她的队伍,在她的身后骑行,以免拥堵住她。这都是她制定的规章,而她执意要遵照执行。

她希望能挤出一点私人时间来。她有一些话只想让她的勇士听见。

“我们需要扩充部落的国库,”希尔瓦娜斯低声对她的勇士说道,“我们需要更多的资金,”她说道,“我们还需要他们。”说着,她向着一家兽人挥了挥手。那对兽人男女身上都遍布着战斗的伤痕,但他们依然笑着,他们将自己的孩子高举过头,好让他瞻仰部落的大酋长。那孩子看起来肥硕而健康。

希尔瓦娜斯的行进路线将首先带她通过暗巷区,一座布满了店铺的巷道,然后前往荣誉谷。暗巷区以前正如其名一般晦暗,这座城市的这一部分曾经与一座峡谷的岩壁相接,但在大灾变中,暗巷区和艾泽拉斯的许多受灾地区一样,发生了地理性的变化。如今正如希尔瓦娜斯本人一般,这个地方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如今,阳光照亮了这座积满了灰尘的蜿蜒巷道。一些做正经生意的商户,诸如服装店、墨水供应店等等,也开始慢慢地渗入了这里。

“我不确定我明白您的意思,我的女王。”纳萨诺斯言道,他们不曾有太多的时间私下交谈。这场战争占据了他们的一切,他们的每一天,而大部分时间里,他们身边有其他人在听着。“自然,部落是需要资金和人口。”

“我不在乎人口,我在乎的是军队。接下去我不打算解散军队。”

他转头看着她。“他们都以为自己能回家了。”他说道,“难道不是这么回事吗?”

“暂时是如此。”她言道,“伤员需要时间来休养生息。我们也需要人手来种庄稼。但很快,我会带领部落的勇士们走向另一场战争。一场你我都期待已久的战争。”

纳萨诺斯不做声了。她并没有将之视为反对或抗拒。他一向不会多话。他没有继续追问,意味着他已经明白了希尔瓦娜斯想要的东西。

暴风城。

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123@。cc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