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熊NET,有趣实用的生活常识!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手机版

胖熊NET!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 教育

余秋雨散文 余秋雨十大经典作品

时间:2024-02-10 02:24:03人气:99作者:用户投稿

余秋雨散文

中秋理应有凉意了,但今年却不,居然热得一百多年所未有。这不能算秋天,而没有一个像样的秋天,整个一年都遗憾。  正这么懊丧着,收到了当天出版的《文汇读书周报》,看见我的忘年之交黄宗江先生有一篇文章在悼念一位今年刚刚亡故的女诗人。女诗人亡故时享年七十八周岁,但宗江先生一开笔就说:“你没见过她,不知道她人有多美,诗有多美。”宗江先生还引了这位女诗人临终前为自己写的一篇讣告,讣告较长,大意是:我有一间小木屋,仿佛是童话里的一朵鲜蘑菇,依附在百年老树上,撑着一把小伞,为我遮挡深冬的寒流仲夏的雨。我在小木屋里追忆、思考,假如人间的善恶爱憎无法分明,我宁愿飘浮在永恒冷寂的太空。

余秋雨十大经典作品

北京晚报作家出版社近期推出的《余秋雨文学十卷》,汇集了余秋雨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今的十部文学著作,由《文化苦旅》《千年一叹》《行者无疆》《借我一生》《中国文脉》《极品美学》《杰作之秘》《空岛·信客》《冰河》《门孔》组成,十部作品横跨三十年,全部由余秋雨本人在2019年做了大量修订。

其中,《文化苦旅》已于2019年10月首先上市,《中国文脉》《门孔》于近期正式上市。

警惕“文化繁荣”滑向虚浮和平庸余秋雨在散文创作中,呈现出了一种学术著作无法呈现的另类基调,他有着深切的人生体验,更是走遍了中国和世界,深知中国人的魂魄何在。

《中国文脉》是继《文化苦旅》之后,余秋雨最重要的作品,也是当今中国当代文史领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这本书已经在海峡两岸出了六个不同的版本。

余秋雨在新版自序中说,“这当然让人高兴,但我又产生了不少忧虑”。

他忧虑的焦点,在于对“文脉”这个概念的把握,“本来,这是一个古老而又安静的概念,但近年来渐渐热闹。

很多地区、城市、部门都在挖掘自己的‘文脉’,连乡间村落,也找出了姓氏门庭中的‘文脉’。

显然,这与我的初衷大相径庭。

”余秋雨之所以提出“文脉”,是想为漫长而又庞大的中国文化寻得经脉,“那是为群山辨认主峰,为众水追溯源流,必须严格选择,大做减法,而不是多多益善,大做加法。

”他认为,这件事已经很着急了,“原来在经济发展中认识到文化的价值,是一种重大历史醒悟,但是我们国家常有‘一窝蜂’的毛病,转眼间已经到处是‘文化’了。

不分优劣、高低、真伪、主次、轻重、正邪,全都洋洋自得,千言万语,连篇累牍。

”在他看来,这样的“文化繁荣”,必然会掩盖文化真正的生命支点,滑向虚浮和平庸,“很多急于了解中国文化的年轻人和外国朋友,近年来面对排山倒海的文化信号,都渐渐由期待而皱眉。

这是一个严重的警讯。

”在这种情况下,寻找文脉是一种拯救。

他写道:“中国文化在醒悟之后的当务之急,是尽力找到主脉、大脉、正脉,并悉心把持住。

应该明白,在目前,真正让中国文化烦恼的,不是它的对立面,而是它的瞎帮手。

这正像对很多人来说真正让身体烦恼的,不是营养缺乏,而是臃肿过度。

什么时候中国文化也能像那些运动员一样,展现出精瘦的体型、健美的身材,那么我们作为它的一分子,也就更会轻松从容、神定气闲了。

”余秋雨为读者设计几种阅读方式《中国文脉》全书的编排次序,在余秋雨看来并非小事,因此他特意在新版自序中,对几个特殊问题做了解读。

书中第一篇《文脉大印象》是全书的引论,勾勒了中国文脉的简明轮廓,这也是余秋雨本人特别重视的一篇长论。

全书的第二单元是三篇长文:《猜测皇帝》、《感悟神话》、《发现殷墟》。

在三篇文章中,余秋雨回顾了自己在青年时代发现中国文脉源头的“惊险过程”,将千古文化之脉与自己的生命之脉进行了一种悬崖边上的对接,“这种对接惊心动魄,注定要重新铸造我自己的生命,并以我自己的生命来重新打理中国文脉。

正是从那个悬崖边上开始,我的生命史与中国文脉史已经相融相依,无法分离。

”他建议:“如果有些读者只想快速进入文脉,对于我的思维历程不感兴趣,那就可以在读了导论《文脉大印象》之后,跳过这三篇,直接去面对《老子与孔子》、《黑色光亮》、《稷下学宫》这些篇目,也就是从第一单元跳到第三单元。

不管怎么读,我都感谢了。

”《门孔》每一篇都写得“特别挂心”和《中国文脉》一同出版的还有《门孔》,这部书出版后曾被海内外读者誉为“《中国文脉》的当代续篇”。

”《门孔》的创作过程,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写得特别挂心,写着写着就会停下笔来,长叹一声,更会在长叹之后哽咽。

在《门孔》出版之前,书内单篇《门孔》早已为人熟知,这篇文章讲述了著名导演谢晋的故事,曾经感动了无数读者。

余秋雨回忆:“我写这篇文章时的心情不必细说,但是一发表就有很多年迈的大艺术家带信给我,说他们经历了平生流泪最多的一次阅读。

而且,网上年轻人对这篇文章的点击率之高,也大大出乎意料。

由此可见,文学艺术深处的人性通道,没有被堵塞。

这让我产生了某种乐观,于是把这篇文章的题目当作了全书的书名。

不错,那只是一个小小的‘门孔’,却是光亮所在,企盼所在,日月所在,永恒所在。

”余秋雨用《门孔》写谢晋,其实并不仅仅写他个人,而且还写了一个事业,一段历史。

同样,当他写巴金、黄佐临、金庸、饶宗颐、白先勇、林怀民、余光中、章培恒、陆谷孙的时候,也不仅仅写他们个人,而是写了一个个事业,一段段历史。

他由此感慨:“这实在是一种难得的机缘,我平日几乎不与外界应酬,却与那么多第一流的当代中华文化创建者们有如此贴心的交情。

他们急切的呼喊,他们踉跄的脚步,他们孤独的心境,他们忧郁的目光,我都听到、看到、感受到了,因此我也就触摸到了当代中华文化的怆楚隐脉。

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123@。cc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